我江旭阳没有前妻,只有亡妻 05

宋西夕 2018-06-21 04:49:08

? ? ? 连载作品,前文请点历史消息?

? ? ? 第二天上午……

  顾安怡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,遮挡着通红的双眼,拎着一只轻便的行李箱,离开了家,打车直奔机场的方向。

  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……

  其他的,她什么也没带走。

  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,以及房门钥匙……

  也已经留在了他的书桌上。

  车上,顾安怡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上了扁扁的肚皮,目光坚定的望向远方,心情,却是说不出来的悲伤与低落。

  孩子,她终究还是没舍得流掉。

  就当是这场婚姻留给她的最后一点纪念。

  江旭阳,永别了。

  就在出租车快要到达机场的时候,忽然,有一辆面包车横冲直撞过来,将出租车给逼停。

  顾安怡还没有反应过来,几个人高马大、一脸凶相的男人已经冲了下来,拉开车门,粗鲁的拽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顾安怡脸上满是惊慌。

  她拼命的挣扎着:“你们是谁!你们到底想干什么!你们放开我!”

  男人强行将她拖了下来,声音里满是凶狠的开口道:“江二少派我们来的!你给我老实点!”

  江旭阳?

  蓦地听到这个名字,顾安怡瞬间呼吸一窒,心里面却是一抽一抽的疼。

  难道他知道她没有把孩子流掉……

  所以就亲自让人把她绑架?

  江旭阳,你难道非得这么赶尽杀绝吗!

  就在顾安怡愣神的功夫,男人已经粗鲁的将她按到了面包车上。

  “救命啊!救命!”

  求生的本能,让顾安怡忍不住大声呼救。

  然而,随之迎接她的却是恶狠狠的一巴掌。

  “闭嘴!再叫老子弄死你!”

  顾安怡被一巴掌打的趴在座位上,脑子里面一片空白,只能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痛。

  面包车朝着远离城市的方向飞驰而去之后……

  身后的出租车司机赶紧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,打了110,声音里满是恐慌的开口道:“你、你好,我要报警!刚才坐在我车里的乘客,被、被人绑架了!”

  此时。

  宿醉之后的江旭阳正开车去上班的路上。

  等红灯的时候,不经意间看到了放在旁边的手机,蓦地想起了昨天那好几通未接来电。

  昨天,顾安怡打来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进行一场很重要的商业会议。

  看到她的来电,他自然是满脸不耐烦的挂掉了。

  晚上,他应酬到很晚,也没有在意这件事情。

  只是现在,蓦地想起昨天的事,他忽然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  顾安怡一向是一个识趣的女人。

  以前,他挂她一次电话,她就不会打第二次过来。

  昨天,她却为何一遍又一遍的给他打电话。

  该不会……

  她真的出什么事了吧?

  当意识到自己竟然开始担心她的时候,江旭阳及时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他英俊的脸上不自觉的换上了一副冷漠的神色。

  哼!她能有什么事!

  不过是这个贱女人用来骚扰他的手段罢了!

  她是害死他哥的凶手,就算她真的出事,又与他有什么关系?

  为了缓解心里的烦躁不安,江旭阳干脆打开了广播。

  谁知……

  里面却正在播报一条新闻。

  “今天早上八点二十分,在去往机场的路上,发生了一场恶性劫持案,一名中国籍女子被歹徒绑架,现场发现她遗留下来的身份证,证件号码后八位是05200520,请女子家属尽快联系警方……”

  

? ? ? ?当听到这则新闻的时候,江旭阳满脸的震惊之色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记下的顾安怡的身份证号。

  可如果没错的话,这八位号码,与顾安怡的证件号后八位,出奇的一致。

  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罢了,顾安怡去机场做什么!

  现在这个时候,她不是应该安心的待在家里面,做她被冷落的江太太吗?

 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……

  可信号灯由红变绿的时候,江旭阳还是不受控制的调转车头,往他们婚房的方向赶去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心些什么。

  他明明恨她恨得要死,甚至有时候恨不得掐死她……

  可是现在,他的整个心却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,目光阴鸷且专注的望着前方,将车开得飞快。

  转眼间的功夫,车子已经停在了楼下。

  时隔半个多月以来,这是他第一次重新回到这里。

  江旭阳推门下车,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电梯,直奔十二楼而去。

  “顾安怡!”

  当他喊着她的名字,打开房门,闯进去的时候,却发现,里面出奇的安静。

  以往,听到他的开门声,她多少都会有些反应,可是现在……

  迎接他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江旭阳偏偏不信邪,他大步走了进去,将卧房、浴室、客房、厨房、书房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,里面依旧空无一人。

  倒是不经意间拉开衣柜门……

  发现她常穿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。

  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衣柜,江旭阳呼吸蓦地一窒。

  如此说来……

  这个女人真的趁他不在的时候,一个人偷偷离开了?

  如此说来……

  在去机场的路上,被绑架的那个女人,真的很有可能便是她?

  当得到这个认知,江旭阳忽然如同着了魔一般,匆匆往警局跑去。

  她不是死缠烂打的硬是要他娶她么?

  他还没同意离婚!

  谁许她就这样离开!

  他恨了她整整一年。

  他原本以为可以抑制住自己不去在意她。

 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……

  他才发现,当听到她出事的消息,他是多么的慌乱与不安。

  警察局。

  “江先生,根据我们多年的经验,歹徒将人质绑了这么久都没有与警方或者家属谈判,怕是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钱,而是……江太太,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  警察目光沉重,话语微顿,紧接着,又开口道,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,将顾小姐给救回来!”

  听到警察的话,江旭阳黑眸里满是震惊之色。

  顾安怡一向与人无冤无仇!

  到底是谁这么痛下狠手,将她绑架,想要杀她灭口!

  这一瞬间,像是让江旭阳回到了一年之前。

  当年,他哥江千航就是被人绑架,当找到的时候,便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  曾经的失去至亲至爱之痛,他说什么……

  也不要再经历第二遍!

  就像是有什么最珍贵的东西即将要从指间流走一般,江旭阳目光猩红,抓着警察的衣领,一字一句的开口道:“她是我的妻子!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!一定要把她完整的给我找回来!”

  

? ? ? ?面包车不知道行驶了多久。

  穿过宽阔的柏油马路,驶过颠簸的崎岖小路,往越来越偏僻的地方驶去。

  此时的顾安怡晕车晕的很厉害,她身体本就虚弱,又怀有身孕,根本经受不住这样的折腾。

  可是那些歹徒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,只顾着躲避警方的追踪,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。

  顾安怡终于忍受不住,俯身稀里哗啦吐在了车上。

 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马上一个巴掌狠狠的抽了过来:“臭婊子!你他妈故意给老子添堵是不是!”

  顾安怡被打的眼冒金星,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里面涌了出来。

  她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,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心里面,却是滴血一般的疼痛。

  宝宝,都是妈妈不好。

  是妈妈对不起你。

  要是妈妈不把怀孕的消息告诉那个男人……

  你也不必跟着妈咪受这种折磨和痛苦。

  傍晚时分,车子终于在一处废弃的工厂前停了下来。

  当顾安怡被拖下车的时候,她双腿发软,近乎奄奄一息。

  身旁,男人粗鲁的吐了一口吐沫:“妈的!绕了这么多路,总算摆脱那些臭警察了!这回看他们还怎么找的过来!”

  亚博体育苹果app地址被一把扯开,刺目的光线让顾安怡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
  适应了良久,她才看到了眼前这落魄杂乱的如同废墟一般的环境。

  荒凉而又陌生的一切,让顾安怡忍不住缩紧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江旭阳大费周章的让人将她绑来这里……

  究竟想要对她做什么!

  就在这时,顾安怡的下巴蓦地被一道大力狠狠的捏住了。

  男人色眯眯的眼神黏在她脸蛋上,流里流气的开口道:“不愧是江二少的女人,长得倒是挺标致!”

  带着手汗的手碰到皮肤,让顾安怡心里顿时泛起一阵恶心。

  她条件反射般的挣开了他:“你别碰我!”

  顾安怡的反抗,以及眼睛里的厌恶之色成功惹恼了男人。

  男人直接一个巴掌甩了上去:“臭婊子!都已经死到临头了,脾气还这么倔!爷今天不光要碰你!还他妈要上了你!”

  男人说着,便开始粗鲁的撕顾安怡的衣服。

  被推在角落里的顾安怡背部抵在粗糙的墙面,忍着疼痛,双手拼命的护在自己身前:“你要做什么?你放开我!”

  “呵!我做什么?我们兄弟为了你辛苦奔波了一整天,当然是要讨点甜头,好好爽爽,好好慰劳慰劳自己!”

  “嗤啦——”

  胸口的衣服被撕开,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。

  胸前的若隐若现的风光,更加激起了男人的兽欲。

  虽然在这些人高马大的男人面前,顾安怡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,可她还是拼死抵抗。

  她眼睛里闪动着泪光,奋力的嘶吼道:“我是江旭阳的妻子!你们不能这样对我!江旭阳他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  男人脸上勾起一抹嘲讽的笑:“别傻了!你以为他会在意你?我们接到的命令,就是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!你要是识趣,哥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,要不然……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!”

  听到男人的话,原本还拼死抵抗的顾安怡瞬间怔住了。

  江旭阳……

  他居然下令要她死?

  这个她此生最爱的男人……

  居然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她的命?

  仿佛无边的黑暗与绝望将她吞噬殆尽。

  一瞬间,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

? ? ? ?一整天。

  江旭阳一整天都没有顾安怡的消息。

  失去顾安怡的江旭阳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,无心工作、无心应酬,甚至乔安娜来找他,他也无比烦躁的避而不见。

  傍晚时分,江旭阳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江家。

  当走到院子里的樱花树下的时候,江旭阳忍不住停下了脚步。

  曾经,她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,来江家找江千航。

  当年的她,尤其喜欢坐在这棵樱花树下写生,认真描绘着樱花的美好。

  他房间的窗口,正好对着这棵樱花树。

  她不知道,当她认真描绘樱花的时候,他同时也在书桌前专注的看着她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少女明媚的笑脸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他已经爱上了她。

  只是……

  她爱的人,一直以来都是他哥。

  缤纷的樱花缓缓落在他的肩头,江旭阳眼睛里闪过一道刺痛之意,提步,匆匆走进了别墅。

  而就在他上楼的时候,路过继母余文慧的房间,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打电话的声音。

  “一年前让她给跑了!差点坏了我的大事!这次一定要除掉她!若是再有什么闪失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

  “你放心,江旭阳一点都不喜欢她!只要你们下手干净点,不会出什么问题!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江旭阳的脑子里瞬间“嗡”的一声,如同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般,给他带来了无懈冲击和震撼。

  顾安怡是余文慧派人绑架的?

  一年前?

  也就是说,他哥死的那次,就是余文慧下的手?

  他哥完全是被余文慧一手害死的?

  当得到这个认知,江旭阳神情说不出来的震怒。

  他知道,余文慧一直对江家的财产有觊觎之心,一直很堤防他们兄弟两个,却从未想过……

  余文慧能下如此狠手!

  害死了他的哥哥,她居然再次将魔爪伸向了顾安怡……

  江旭阳满目猩红,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。

  巨大的声音将余文慧吓了一跳。

  当转过身,看到进来的人是江旭阳的时候,余文慧顿时满脸惊慌失色,连手中的电话也掉在了地板上。

  她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,声音里有些结巴的开口道:“旭、旭阳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江旭阳面色阴沉的可怕,如同要杀人一般,大步朝余文慧走了过去,一把拽住了她的衣领,咬着牙开口道:“说!顾安怡被你带到哪里去了!”

  江旭阳的手劲很大,抓着她的衣领,勒的她脖子很疼。

  余文慧强行掩饰着心中的紧张之色,厉声道:“放肆!江旭阳!我是你的继母!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长辈?什么把顾安怡带哪儿去了!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顾安怡是你的妻子!她不是应该和你在一起吗!你现在却问我把她带去哪儿了!我能把她带到哪儿去!”

  江旭阳眼睛里续满了怒意,再次咬着牙,一字一句开口问:“余文慧,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!我再问你一遍!顾安怡究竟被你!带!到!哪!里!去!了!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  余文慧硬是死咬着不肯认账。

  为了她亲生儿子将来能够拿到江家的继承权,好几年前,她就在暗中策划着如何除掉江千航、江旭阳兄弟俩。

  若是这个时候承认了,一切便等于前功尽弃。

  

? ? ? ?“妈妈妈妈,我写完作业了,可以和保姆出去玩儿一会儿吗?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。

  紧接着,一道小小的身影跑了进来。

  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,秦文慧的眼睛里蓦地闪过一道惊慌之意。

  “江江!出去!”

  江旭阳一脸冷漠的扫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一眼。

  紧接着,他眼里蓦地闪过一道阴狠之色。

  既然……

  余文慧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人,那么,他也让她尝尝失去最爱之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。

  当注意到江旭阳这个眼神的时候,余文慧满脸的惊慌失色,大声喊道:“江旭阳!你不要乱来!”

  然而,她还没来得及阻拦,江旭阳已经一个闪身,冲过去劫持住江江,大手狠狠的扣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  “哇!”

  被劫持住的那一刻,江江顿时痛的咧着嘴,哇哇大哭了起来。

  余文慧满脸慌乱,声嘶力竭的嘶吼道:“江旭阳!他是你的弟弟!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你快放开他!你不能这样对他!”

  江旭阳脸上勾起一抹冷笑:“呵?弟弟?我从来没承认过他是我弟弟!余文慧,你也会有紧张的时候?当初你让人绑架和哥害死我哥的时候,怎么没想想自己多么狠心!既然你害死了我哥!既然你绑走了我的妻子,那么,今天……我也让你尝尝这失去亲生骨肉的滋味儿!”

  江旭阳说着,更加用力的捏住了江江的脖子。

  此时的江旭阳,是动了杀心的。

  稚嫩的脖子被狠狠掐住,江江瞬间哭都哭不出来了,一张小脸涨得通红,就像是离了水的鱼,不停的张着嘴巴,拼命的想要呼吸。

  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变成这个样子,余文慧情绪瞬间崩溃失控,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,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面涌了出来。

  她边爬过去抓住江旭阳的腿,边哭着开口道:“江旭阳!我求求你!你不要伤害他!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!你放开他!你有什么冲我来!你别这样对他!”

  余文慧的触碰到江旭阳感觉到格外的恶心。

  江旭阳一脚踹开了余文慧,再次面容阴沉的开口道:“余文慧!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顾安怡到底被你带到哪里去了!你若是再不回答……我就让你儿子下去给我哥陪葬!”

  江旭阳越说,声音越阴狠凌厉,就连手上的动作都不由自主加重了几分。

  余文慧清楚的知道江旭阳的为人,知道他这句话绝对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,是她的命根子。

  她做这一切,不都是为了她的儿子吗?

  没了儿子,她才叫真正的什么都没有了!

  眼见江江翻着白眼,小命已经丢了一半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……

  余文慧终于经受不住巨大的压力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开口了:“好!好!我告诉你!我全都告诉你!顾安怡确实是我让人将她抓走的!我告诉你她在哪里!她在两百公里开外的一处废弃工厂里!求你,放过我儿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