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直播才艺,直播被吃,直播被杀.| 午夜茶馆031

乍晃 2018-06-22 10:13:31

本文大概4552字,大约阅读14分钟

长安卧槽马X关中怪物西

西北奇闻逸事录


?一切都是真实的

部分都不一定是虚构的

所有本文里出现的地点人物都是真实的

所有文本里出现的事件遭遇不一定是虚构的

就看您怎么认为了


to be or not to be—— 生存还是毁灭


大概是在十几年前了,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结婚,想着四处去闯一闯。在南宁认识了一个在东莞打工了几年的小伙子。


小伙精瘦精瘦,皮肤晒得黝黑,周围的朋友也就叫他小黑。因为在南宁呆了很久,一来二去也就和小黑混的很熟,而我第一次知道“暗网”,却是通过这个黑黑瘦瘦,看起来每天上网只会玩一玩传奇,劲舞团的小伙子。

丨总有一些黑暗的地方会浮出水面,而且可能就在自己身边。


小黑的老家也在南方,小地方讲究着读书无用,出来打工挣钱最重要,小学毕业的小黑随着自己舅舅来到了东莞,那时候的东莞还是人声鼎沸,而且那时候的活儿多,小黑在舅舅的带领下,也算是攒了一些钱吧。


小黑跟着舅舅干了一年,迎来自己十四岁生日的时候,舅舅笑眯眯的带着小黑到处吃饭唱歌,某天晚上晚上别的工友走了之后,说要带小黑去一个“好地方”。那一年,刚刚十四岁的小黑,懵懵懂懂的跟着自己的舅舅,来到了一个“可以和漂亮姐姐跳舞”的地方。


第一次进到黑舞厅的小黑,浑身发热,嗓子发干,小腿肚子也在颤抖。面前的红红绿绿,满眼白花花的大腿胸脯,呼吸急促的小黑不知道要做什么,有“漂亮姐姐”过来也只敢往后躲,引得自己舅舅淫笑阵阵。

丨这样的舞厅现在也有,但并不是十几年前那种年轻人的选择,中老年则是主力军。


这些黑舞厅似乎都一样,一首曲子亮灯,一首曲子灭灯。亮灯的时候“挑人”,男的找看中的女的,女的找没有行动的男的,等灭灯就进舞池子,上下其手,或者谈谈价格。舞厅后面有用来“办事”的小房子,基本进去只有沙发,黑灯瞎火,所有人都在这个屋子里,做着相同的事情。


舅舅早就找好了伴儿,在舞池里玩的不亦乐乎,舍不得花钱的小黑也不敢坐下,怕服务生过来推销饮料。在五六首曲子之后,终于有一个人发现了靠着墙的小黑,后来小黑才知道,这个姐姐,大了自己整整一轮。


小黑说过“会爱上一个小姐,是不是煞笔?即使是做这个的女人,也是会动情的?”

丨这种模式现在依然不变,可谓是“经典”


第一次被一个漂亮的姐姐拉着跳舞,小黑不知所措。本来想拒绝,无奈这个姐姐是那种死缠不休的,那时候也便宜,跳一个曲五块钱,小黑就这么随着她进了舞池。


小黑浑身僵硬,而姐姐却上下其手,让小黑懵懵懂懂的小黑如坐云端。这一次,让小黑第一次产生了对女人的欲望。


就在小黑意犹未尽的时候,舅舅从后面的小房里出来了,已经“办完事”的舅舅叫走了小黑,恋恋不舍的小黑临走前,做出了这辈子第一次冲动得事情,捏了捏姐姐的胸口。


之后,每逢休假,小黑都会来舞厅,一开始还是跟着自己舅舅,慢慢的,就开始自己来了。情窦初开的小黑每次来到这里,心无旁骛,都是为了找到自己的“姐姐”。

望眼欲穿的等待还是换来了结果,在一次次的共舞之后,姐姐终于也开始慢慢的接纳了小黑。

丨爱上舞女的故事在以前或许还蛮多,不然不会出现舞女泪之类的经典歌曲。


姐姐姓林,在这里已经做了3年。


官网—亚博娱乐首页后来小黑才知道,林姐也曾偷偷观察过小黑,当她发现每一次小黑来了都只是在等自己之后,她产生了好奇。毕竟,那时年轻的打工仔不少,这种黑舞厅也是个不错的“发泄”场所,不过在东莞那种地方,基本上来说呢,就是那种提上裤子交钱,各走各的。对于那里的人来说,可以选择的很多,也没有几个人会每次都找同一个人。


慢慢熟悉之后,小黑也乐于请客,带着林姐出去,在外面吃些东西,喝点饮料。那是的小黑还没有进过后面的房子,不过他似乎也懂了那里是做什么的,但是林姐总是说,那里不干净,自己也不做那个。

丨黑舞厅是藏污纳垢的地方,而小黑的出现属于这个污秽一道不一样的光。


小黑说,如果是现在的自己,八成会直接问一句,你说吧,要多少钱?


就这么过了一年多,又是一个休息的日子,小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舞厅,而这一次,林姐就在门口,等着小黑。


林姐拉着小黑离开,那天晚上,林姐喝了很多。不过林姐还是一个很克制的人,虽然手脚发软,但意识却很清醒。小黑背着林姐,听着林姐的指挥,到了林姐租住的小房子里。


到家的林姐脱掉了衣服,小黑却吓得一动不动,毕竟,在黑舞厅里黑灯瞎火,什么都不知道,在这里看的一清二楚,却还是第一次。


看着有些颤抖的小黑,林姐走过来,一口咬在了小黑嘴上。

丨每个人的第一次都不一样,但是小黑的第一次还是相当富有传奇色彩的。


事后,明明比小黑要高一些的林姐却蜷缩在小黑的怀里,初尝人事的小黑很兴奋,亲吻着林姐,双手也不老实的抚摸着。而这次,林姐却制止了他,林姐说,想要和小黑聊聊天。


林姐说,自己之前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个,因为脏,怕得病。而那天去拉小黑的原因,是因为看出来小黑是个雏儿,像自己这样不做“大活儿”的,那些“老炮儿”基本上没几个人会要。


林姐说,她其实已经被卖过好几次了,从小开始。从自己记事的时候,就知道,自己是被买来的。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,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不知道自己是谁,没有身份证,没有出生证,一切都没有。

丨林姐出生的时候由于网络不普及,计划生育,人口普查也不到位等原因,出现很多没有出生证没有身份证的黑户。


在她26年的人生里,最起码被转手过4回,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受人待见,只能说,从自己父母卖掉自己之后,那些转手买了她的人,小时候卖出去是为了当童养媳,长大了卖出去就是为了玩儿,玩儿腻了就可以再倒手卖掉,在这个城市需要女人,所以,最后的最后,可以发挥余热,卖一笔钱。


最后一次,她被卖给了现在的这个人,而这个人,是个给场子里找女人的,林姐无奈,也接过客。不是没想过逃跑,但是黑人黑户的她又能跑到那里去呢?况且,还有利用价值的“货物”,怎么能不盯着呢?


做这个要表演,用那男人的话说,不会动不会叫,我干吗不去买块猪肉戳个窟窿来用?事实上她并不是反感这事,只是,她反感这些人。最后,男人无奈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无奈林姐软硬不吃,外面的“买卖”大着呢,不能浪费在这一个人身上,所以就让林姐自己选了一个可以做的“活儿”

丨林姐的生活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,指的是被拐儿童的命运。


林姐说,选择这个,是因为可以在最后的时候喊停,自己没有进过那个小房子,而且自己也绝对不会进去。虽然自己已经很脏,可也该给自己一个底限。


男人告诉她,只要赚的钱足够支付当时买她花的钱,就两清了。她知道,这只是一句谎话而已,可是,已经活成了这样,总得有个盼头吧。


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不肯妥协,所以也没有朋友,如果要说和自己最近亲的人,似乎也就只有小黑了。还好,还有人可以陪自己说话,总比那些吸毒吸得死在屋里,最后被扔在外面的好。


听说那个男人又把她卖了,这一次,卖了15个,接下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,会怎么样。当她知道自己可能会离开的时候,脑子里想起的,只有小黑....她并不指望小黑可以做什么,只是,想要动一动自己的真情,无论小黑信,还是不信。


听完这些的小黑一时语噻,想说些什么却开不了口。林姐似乎也只是在自说自话,说完话,转身拿起矿泉水,猛灌一口,嘴巴又贴在了小黑的嘴上。那个水很甜。

丨无力抵抗,无法逃脱,只能。对自己命运的任人摆布放任自流。


后来,小黑就这么请了假,一直陪着林姐。那时的小黑对林姐是怎样的感情呢?或许是爱情又或许是对于新鲜事物的憧憬?
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一个月。白天,两人如同情侣一般的约会逛街,晚上,在林姐的出租屋内,两人夜夜笙歌。


直到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“眼镜”,在林姐现任“老公”的陪同下,来“提货”。那个“眼镜”,很客气,说话轻声细语,一直带着微笑。甚至于林姐“老公”要撵走小黑的时候,还出面制止。


他打发走了林姐“老公”,带着林姐和小黑去吃了顿饭,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,聊天,说笑。即使在林姐毫不客气的说出自己和小黑的关系时,“眼镜”也没有生气,反而感谢小黑这些时间对林姐的照顾。

丨如果卖给歌厅舞厅等让很多人轻薄的场合,不如卖给一个人还能安稳点。


那时的小黑傻乎乎的问“眼镜”,你买下林姐是为了娶她做媳妇吗?林姐在坐姿下面狠狠掐着小黑,小黑却不愿让步。


“眼镜”看着小黑,收起了笑容。淡淡的说,他只是需要一个仆人。也对,那样的人,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富二代吧,怎么会娶一个这样的女人?或许,也只是需要一个“玩具”吧。


“眼镜”又露出了微笑,他告诉小黑,自己可以保证,林姐不会再被要求去做那种事,自己也不会对林姐随意玩弄。


当天,“眼镜”并没有带走林姐,反而给了林姐2天的时间来处理这边的事情,受宠若惊的林姐告诉小黑,或许,这一次,自己可以安定下来了,这个人,不像是坏人....


2天后,林姐走了,眼镜开着车带着林姐走的。临走之前,小黑抱了抱林姐,甚至鼓起勇气吻了林姐一下,“眼镜”却依然面露微笑,似乎与自己无关。

丨小黑和林姐分别的时候不知道他的心里怎么想,一段畸形的恋情就这么结束了?或者根本算不上恋情。


三个月后,林姐之前的“老公”找到了小黑,说是林姐找他。小黑不顾当时还在干活儿,跟着他就去了,到地方,没见到林姐,却见到了“眼镜”。


“眼镜”依旧面露微笑,还给小黑倒上了茶,小黑迫不及待的追问林姐的下落,“眼镜”却只是先打发走了林姐的前“老公”。


之后,“眼镜”打开了自己的电脑,示意小黑稍安勿躁。

着急的小黑,仿佛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,“眼镜”转过显示器,上面出现了一个被捆着蒙着眼睛塞着嘴的裸女。


“眼镜”笑容不改,询问小黑会不会上网?知不知道,什么是“暗网”?


对于当时再回在网吧开机玩传奇的小黑来说,自然是一头雾水,不过更加让小黑在意的是,电脑里那个女人,虽然因为过分的捆绑,身子已然扭曲,但胸口双峰间的那颗痣,却让小黑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
“眼镜”看着小黑,告诉他,要请他看一场好戏。在小黑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,电脑里出现了另一个人,拿着各种各样“道具”的人。

丨2000年初期能接触到暗网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,即使是现在暗网也不是一般人随便能登陆进去的。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的下体被塞进不同东西的时候,小黑坐立不安;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被割掉身上的肉,放在旁边的炉子上开始烤的时候,小黑已经想要离开;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被用钢针刺穿皮肤各处的时候,小黑跪在了地上;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被割下的肉已经烤熟,并且被人吃掉的时候,小黑的裤子湿了;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被一根根的切掉脚趾手指的时候,浑身颤抖的小黑已经站不起来了;


当小黑看到那个女人的亚博体育苹果app地址被揭开的时候,小黑吐了出来;


当小黑看到林姐被割掉耳朵的时候,小黑连滚带爬的想要离开;


当小黑看到林姐被挖出眼睛的时候,小黑却被按回在了沙发上,一动不动;


当小黑看到林姐的下体喷出一股液体,终于被拿掉口塞球而喊出来却被割开喉咙的时候,小黑张大了嘴,发不出任何声音;


当小黑看到已经死去的林姐被开膛破肚的时候,小黑趴在地上,蜷缩成一团。

丨杀人秀由来已久,古时比较出名的就是纣王,现在这种行为依然存在,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生。


知道吗?据说啊,人肉吃起来很像羊肉,用人肉和猪肉混在一起加上羊肉增香剂就和羊肉味道一模一样了。


“眼镜”端着茶杯,饶有兴致的看着小黑:“说实话,看了这么多次,你的反应倒是比那女人有意思啊!”


看着“眼镜”的笑容,小黑忽然什么都不知道了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林姐的出租屋前的,唯一还记得的,就是两天后,舅舅在那个出租屋后面的垃圾站发现了自己....


小黑没有告诉自己舅舅到底发生了什么,因为他知道,除了多个一人份的恐惧之外,毫无意义。所以他告诉自己舅舅,自己是被一个小姐骗了钱,所以不敢回去。

都说人呢,长大是一瞬间的,小黑的那一瞬间就在看视频时吧!


to be or not to be——是这么活着,还是那么活着


—后记—

“暗网”这个词,现在渐渐地,有些频繁的出现在大众的面前,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似乎是比特币开始广为人知的时候吧。


我们平时所使用的“网络”,通过各种各样的收缩引擎,你所能看到的只有4%。而这冰山一角,则被统称为表层网络。而其余那96%的冰山之下,则被称为“深网”(Deep Web)。在这个名为“深网”的地下世界中,更加隐蔽的,便是“暗网”(Dark Web)。


去年在意大利被注射药物绑架的英国女模特。当时说在暗网上她的拍卖价格是30万欧元。


万幸的是,在6天之后,那个模特被犯罪嫌疑人释放了。毫不夸张的说,网络这座冰山,我们在海面上进行着狂欢,而暗网这头嗜血的大白鲨,则一直在伺机等待着。


然而比这头大白鲨更可怕的,则是那些愿意观赏暗网发生的一切,如同看稀奇一样看着这个罪恶的人。?

与真实的世界开一场玩笑

我们调查事物背后的本质与人性做游戏

晨曦乍晃 破晓黑光

喜欢我的文章就请长按二维码关注一下

每周二,周五

来听我讲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吧。

若有任何有趣而诡异的故事也随时可以和老西来聊聊,也可做协助调查。

微信号:guanzhongguaiwuxi(关中怪物西)

乍晃

微信号 : CXZHPXHG